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> 注册送现金50元 > 文章内容

族群言语快逝世了,何不学说蔡英文?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7-10-11 阅读:
族群言语快死了,何不学说蔡英文?

当郑丽君高呼族群言语快死了...

研拟言语复振办法 郑丽君:族群言语不能死亡!】「族群言语不克不及死亡!」郑丽君说,针对弱势及多数族群的言语,盼望在黉舍等学习场合可能优先遭到保证,后续将由客委会、原平易近会及文明部制订各国度言语的复振措施。但她强调,保证母语并不代表看成官方言语,主要目的放在永续传承,防止让言语凋落。

我是感到好笑,老庶民是受了怎么的天谴,怎样会选出这样倒置,自圆其说,像是精神病的别人之手症发生,自己打脸自己..

郭生玉明天加入黄昆辉教学教导基金会「公民中小学教育品德民心考察(二)进修品质满足度调 查」记者会时指出,白话文比率要各占几多,是久长以来争辩不休、见仁见智的成绩。他十分不赞成国中阶段开端,就教养生很深的白话文,尤其许多教师始终在教 「虚字」的用法,国粹知识也考良多,「背这些之乎者也,究竟有什么用?」郭生玉说,尤其现在是电脑的时代,很多知识上网查就有了,应该多把人脑花在运用、思考和处理成绩上。

最简单的笑点像是先问蔡政府,学这些快要死亡的族群言语,究竟有什么用?

喔,能够学来..蛤?(正在抬头看小抄)..永续传承,避免让言语凋零???

不是啦,我是问你究竟学这些快要死亡的族群言语有什么用啦?不是倒果为因的在问要保存这些族群言语的来由啦。

是的,咱们经常看到日常生涯一些可笑的对话,像是有一团体内急要上茅厕,可是后面排队人龙一长条,不由得跑到最后面插队,

你..你为什么插队?

喔,因为我想上厕所。

说也奇异,竟然就让这团体插队上厕所了。所以说,没有理由也是个好理由。像是甫上台的林全内阁推前瞻,大家都说没理由是吧?朱破伦说:「这基本不是前瞻,而是回顾」。林全回:「无论前瞻、回顾,假如连回想都不成,谈什么前瞻?」嘿,说也奇怪,前瞻竟然就这么过了。自古以来,鸟尽弓藏又不是新颖事,信任林全明天上台应该也很豁然。

言归正传,网友「连google都懒得点之蛋头学者也」用访客身份在我这篇「学白话文有啥用?何不问问蔡英文」4楼留言说:

民进党要去中汉文化又要遮遮蔽掩的妓女装在室,
拿这种教师教的学问有甚么用的说法来质问,
请问这种只提出质疑却提不出解方的又有杀巷子用,
是有比拟高等吗?

民进党对教育最大的奉献就是让国民变笨拙(愚民政策),
这就是他们最愿望的,谁人白痴菜公主一点也不白痴,
只因为愚蠢不懂思考的人民才方便让他们操控。

广设大学,让低分也能?年夜学,
当初又要把教材简单化,
这种片面把先生本质拉低的方法,
究竟造福了谁?

没有,没有任何先生会因为求学识变简略而受害,
除非台湾要走锁国道路从此不与国际各国接触,
否则不论华语、英文、数学各个学科,
我们的先生水平都必需跟国外的先生比拟,
这是一个寰球竞争的时代。

教师该教什么先生该学什么,
学什么是对未来有辅助,学什么对将来长短重要的,
这关涉的是未来从事什么职业的成绩。

台大医学院外科传授在他的披上白袍之前的14堂课,
这样描述台湾教育,
台湾的退学轨制比如是先成婚再谈爱情,
联考?学测把你散发到哪个科系,
读了当前再断定喜不爱好。
年青人大少数的态度是「考上了,就念完再说吧!」
「念完以后想做什么,再说吧!」
人生就一直在「再说吧」这句话中无意思地回旋,平白糟蹋可贵的芳华。

而这位台北市教育局前局长,对台湾教育的成绩思考,
居然连真正的成绩与盲点在哪里都提不出来,
台湾的教育出成绩不在于教之乎者也,
而是由于有太多的蛋头学者看不清成绩。

民进党广设大学弱化了技职教育,
这种立场就跟这位教育局前局长一样,
不认识到孔子因材施教的主要性,
说穿也是对白话文生吞活剥的一群。

先生在国高中什么该减轻比例什么该减低,
就应该与他将来所学所选的科系做结合,
而不是片面简单化每一个学科,
将来抉择就读国文系的白话文比例就不该下降,
若要讨论先生该学什么比重若何调配,
这样也才比较有一点意义。

国内在小学阶段就培育先生开始意识自己的兴致,
以便利跟未来所选学科或职业做联合,
进程里若发明志趣分歧也可做转换,
这是德国教育早就在做的事,
台湾的学者却连探讨的声响都听不到。

是啊,在电脑的时期,很多常识上彀查就有了,
但就是有很多蛋头学者连把google点一点都勤,
连各国教育值得学习之处都不查,
一点也看不出这些人有把大脑花在利用、思考跟处理成绩上。

我说:

柏拉图在雅典学园大门上写道:不懂多少何不得入此门

蛋头学者问:学这个有什么用?

数学家项武义说:惟用是尚,则难见高深,所及不远。

(转贴到此)

孟子在梁惠王上谈到义利之辨,有用没用的成绩说:

孟子见梁惠王。王曰:「叟!不远千里而来,亦将有以利吾国乎?」孟子对曰:「王何须曰利?亦有仁义而已矣。王曰:『何以利吾国?』医生曰:『何以利吾家?』士嫡人曰:『何故利吾身?』高低交征利,而国危矣。万乘之国,?其君者,必千乘之家;千乘之国,?其君者,必百乘之家。万取千焉,千取百焉,不为未几矣。苟为后义而先利,不夺不餍。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,未有义然后其君者也。王亦曰仁义罢了矣,何必曰利!」

当大家都学着蛋头学者问起学这学那有什么用时,上下交征利,全部国家就危急了。可见文白之争的成绩,不在学白话文有什么用,而是白话文该不该学,该不该学是本,有没有用是末,只问有没有用而不问该不该学,是?本而逐末者也。成果大师看到蔡当局的,倒是把将近本人灭亡的族群言语,用政策改变,要把它们保存上去,不问如许做究竟该不应,遑论有什么用了。反而把明明用的好端端,有共同的文字,不必多花精力力量就能保留上去白话文,

黑天鹅效应作者坦雷伯说:一旦任何人要转变近况,担任举证义务的该是他们。

说是因为白话文学起来没什么用,不管该不该学,也要把它增加与抽换,换成冶游白话文及日自己写的白话文。若是再搭配蔡政府把中国史改成从秦朝开始谈的点状史编为课纲,压根没提到先秦残暴绮丽的诸子百家哲学,这样大家总该知道干嘛蔡英文怕大家还在学论语跟孟子了没?

先灭国史,再去白话,惟菜英文,言语称雄。

素来我只晓得,一个言语或一件物事若是有效,挣失掉钱,要人多花钱补习着来学,人家也肯干。反之,若是学来没用,只是挥霍时光,就算花钱请人来学,都不必定找失掉人,遑论这里只是想用嘴炮划定的。话说魏晋南北朝有个叫做晋惠帝的,我猜他穿梭时空到古代,应当会变性,而后酿成蔡英文,此日,手下忽然急急巴巴跑出去,

总统,大事欠好了,族群言语都没人要说,快要死了。

没人说族群言语?为什么不学我说些菜英文呢?他们也可以说:「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,I'm sorry.」呀

噗哧,真是笑逝世我了。

上一篇:注册送白菜全讯网降税助攻 台股当冲倍增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

友情提示: 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,谢谢